本站所有小说均由根据搜索引擎转码而来,只为让更多读者欣赏
帝王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绝世狂仙 > 第一卷 初入修仙界 第一章 逐出家族

    小餐馆。

    君念最后还是同艾兰德坐到同一张餐桌前,理由很简单,愿赌服输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《新芽》会退稿?”

    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君念也不会死揪着过去不放,幻想“要是……就好了”。

    这是怯懦者的行为,而现在她要做的,是从失败中总结经验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,艾兰德并没有借此机会嘲笑君念,只是要来了那封退稿信,从头看到尾。

    “跟我估计的差不多。”艾兰德放下信,对上君念略显复杂的眼神,认真道,“《新芽》编者部认为,你这篇《工匠》虽然文笔不错,但整体风格却不适合他们杂志。”

    君念轻轻抿起唇,没说话。

    艾兰德:“《新芽》的风格我研究过,他们的风格跟《柳丝》类似,更喜欢刊登那种有明确思想倾向的作品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君念撇了撇嘴:嗐,说这么委婉,不就是专指《光明》那样的文章吗?有明确的思想性,赞扬什么批评什么的,都写得明明白白,让人一看就清楚文者的立场。

    其实不只是《新芽》,当下洛塔星整个文坛都流行这类型的作品,像《工匠》这种近似于散文体的美文,实在是个异类。

    艾兰德习惯性搭起手搁在桌上,却因桌面上陈年的油渍而无从下手。他轻咳一声,拿起茶杯掩饰尴尬,才道:“很显然,《忏悔》就是这样一篇典型作品,但《工匠》却不是。”

    虽然《忏悔》差点被禁,但是因为被人错误解读了小说的倾向性,现在问题都已澄清,自然就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《工匠》却不同,它从头到尾都没有个明确的立场,说明小说究竟想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《工匠》的主题是什么?

    是美。

    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,它依赖于个体抽象的自我感知。

    而更要的是,以当前洛塔星整体的文化水准来看,有能力捕捉到该小说内蕴之美的人着实不算多。

    “你这篇小说读起来不是很难,但想要理解其中的内涵却不简单。”艾兰德指出关键性问题,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他们会觉得这只是一篇读起来很平淡乏味的作品,看后即忘,很难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毕竟小说的本意也不是想说明什么大道理。”

    君念没说话,艾兰德也不再开口,拿起刀叉自顾自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餐馆环境很一般,但菜品味道不错,之前君念常来,但此时此刻面对一桌子的美食,她却没有半点胃口。

    一块煎得金黄酥脆的鱼排被夹到君念面前的空盘里,她一怔,抬眸对上比鱼排颜色稍浅几分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的时候,最好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君念没有客气,切下一大块鱼肉,塞进嘴里,化悲愤为食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饱了?”艾兰德放下餐具,用小店提供的做工粗燥的餐巾纸抹了抹嘴角,动作优雅,好像他所在的不是什么贫民区小饭馆,而是在市中心的五星餐厅。

    君念下意识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的眸中闪过一丝狡黠:“既然吃饱了,那咱们谈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?”刚问出口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艾兰德唇角一勾,目光从那封退稿信上扫过:“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念深吸一口气,“行,我会考虑跟你签约的,不过事先声明,只是考虑。”

    至于考虑的结果如何,那可就不在赌注的范围里了。君念半眯起眼。

    艾兰德似乎猜到君念会这么说,神色没有半点变化,他从随身携带的黑色箱子中取出一张薄薄的纸,放在她桌子前,温声道:“希望你能尽快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语罢,起身去柜台结账。

    君念微微皱起眉,漫不经心一瞟,目光瞬间定住。

    《长风》杂志征稿启事?

    ***

    《新芽》杂志社,总编室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这?”总编锐利的目光在急促不安的理查身上一扫,明白了什么,放下正在审读的稿件,直言道,“有什么事直接说。”

    “总编,咱们这回拒绝了念自在大大的来稿,会不会不太好?”理查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,终于说出口,“怎么说,她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助咱们杂志翻身的功臣?”总编接口。

    理查猛点头。

    总编示意理查坐下:“理查,我想你应该不会不清楚咱们杂志的风格吧


123456